加藤嘉一:日本如何看钓鱼岛争端

Leave a comment

August 20, 2012 by Water Wisdom

纽约时报中文网助理编辑 张晨 2012年08月17日

Jiji Pres, via Agence France-Presse — Getty Images

一名登上钓鱼岛的中国保钓人士周四被日本警方带走。

8月15日下午,中国香港保钓人士乘“启丰二号”登上钓鱼岛(日本称“尖阁诸岛”)宣示主权,一行14人被日本冲绳县警方扣押。这是八年以来中国保钓人士首次因登岛被捕。这天是日本二战战败纪念日(日本称“终战纪念日”)。

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当天发表讲话:“那场战争给许多国家特别是亚洲各国人民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和痛苦,需要进行深刻反省。” 同日,日本55名国会议员和两位内阁大臣前往参拜了供奉有14位二战甲级战犯牌位的东京靖国神社。

按图放大Masataka Morita/Yomiuri Shimbun, via Associated Press

周三,7名保钓人士刚刚登上钓鱼岛,他们的船只便被日本海岸警卫队包围。日本称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为尖阁诸岛。

中国外交部随即重申中国对钓鱼岛拥有主权,要求日方立刻无条件释放被扣押的中国公民。日本共同社8月16日报道,日本政府对中国登岛保钓人士基本确定了“迅速遣送回国”的方针。最快于17日将14人移送“入国管理局”。入国管理局将把14人“强制遣返”。

中国保钓人士在日本战败纪念日登上钓鱼岛,日本国内反响如何?日本民众怎样看待野田内阁对钓鱼岛冲突的处理?日本国内政治、日韩领土争端等因素对钓鱼岛事态的发展有何影响?

8月16日,日本籍专栏作家加藤嘉一在东京通过电话,与纽约时报中文网分享了他的观察。以下是根据电话录音整理,经加藤嘉一本人审定的对话记录:

问:你在东京看到日本民众对中国保钓人士登岛反应如何?日本主流媒体如何评论?

答:我在东京能感觉到从昨天到今天氛围相当紧张。香港保钓人士登岛以后,人们在问为什么(日本)海上保安厅没有阻止?为什么(保钓)船只到附近海域以后不去拦截?这些问题在日本国内讨论得非常多。

今天我买了《朝日新闻》和《产经新闻》,封面头条都是这个事,都是那张图片:保钓人士被日本的警察包围,挥舞着五星红旗和青天白日满地红旗。我看了一下这几天的报纸,不分左派和右派,他们都认为野田政府应该端正态度,采取应有的措施。

现在有两种说法。一种是海上保安厅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。因为8月15号对日本来说是终战纪念日,是我们战败投降的日子,在这个时候会有一些不确定的动态,是可以预料的。香港保钓人士已经出发是事前知道的,在这种情况下海上保安厅为什么没有做好准备,不能够阻止保钓人士登岛,这么一点能力都没有,怎么国防?

对此肯定有批评。还有一种说法是日本政府是故意没有阻止登岛。最后14个人被逮捕是意料中的结局,保钓人士登岛的时候,几十个日本警察已经在那里候着去抓(他们)。日本民主党野田内阁想借此显示这次日本是“不客气”的,为的是提高支持率。

2010年撞船事件,让民主党成为日本国内批评的对象。当时撞船以后,冲绳当局马上就逮捕中国渔船船长及船员,还延长了扣留的时间,最后释放了。那时候日本政府被骂得一塌糊涂,很多媒体认为他们是迫于中国政府的压力把他们放了。

这里面也有美国的因素,他们认为美国政府是不是跟中国谈判过,然后给日本政府施加压力。因为考虑到两国关系和东亚的和平与稳定,美国不希望看到危机继续升级。当时民主党的战略不明确,你既然抓了你必然要起诉,如果你没有胆子起诉你就不要抓。那个时候日本所谓的右翼媒体势力觉得政府缺乏战略、非常软弱。我觉得对民主党来说,2010年撞船事件的影响是不能忽视的。

问:这些压力会对执政的野田佳彦内阁产生怎样的影响?

答:从日本国内的政局看,此事肯定会影响野田内阁。这次我在日本和一些官员有过交流,现在大家都认为,一旦解散国会众议院举行大选,民主党是赢不了的。野田在外交上打强硬牌,至少能保证他的支持率不下降(已经跌至不足30%)。

日本政府刚刚通过了增加消费税的法案。在增税问题上,民主党、自民党、公明党,不同党派的党首互相沟通,在野党配合执政党,因为增税对日本灾后重建太重要,不能不增税。当时自民党配合民主党通过法案的条件,是尽快解散众议院,举行大选。

如果这个时候野田能够在外交上加分,他可以拖延解散众议院。如果他太软弱了,那肯定得遭到老百姓的骂声,他解散国会的时间会不断地往前。如果说野田这次能够把坏事当成好事,就是把来自中国的压力,作为他提高国内支持率的动力。

这对于野田的政治生命和民主党挽留(连任)的可能性会提供比较积极的帮助。很多日本媒体人对野田是给予高度评价的,认为他跟鸠山由纪夫、菅直人不一样。野田个人在我看来,是比原来的首相更加靠谱的。不论如何他通过了争论已久的增税法案。借助自民党和公明党配合,不惜造成民主党内部分裂(小泽一郎退党),野田佳彦最终拿出自己的政治生命,换取了增税法案的通过。

问:日本将怎么对待被扣的中国保钓人士?

答:对被扣的保钓人士,日本国内舆论上主张“应该放人”的肯定属于少数。《读卖新闻》《产经新闻》等报纸的社论都比较强硬。不过,野田无论如何还是重视对外关系的,他也不可能那么轻易地起诉。我们从以往的态势来看,民主党上台时强调“高度重视对华关系”,民主党的首相、外相从来都没有参拜过靖国神社。

重视对华关系意味着在历史、领土等问题上处理得相对比较温和一些。从目前情况看,野田既要重视对华关系,也不能给国内留下一个对华软弱的立场。那接下来那些被逮捕的保钓人士,是被送到检察厅最终起诉,还是像2004年小泉纯一郎内阁被遣返回中国。这一点是未来几天的关键因素。

现在,日本政府已经表明17日召开阁僚会议,朝着“遣返”、“不起诉”的方针加以处理。野田无论如何还是考虑到对华关系的稳定。我个人认为,虽然围绕钓鱼岛的风波仍未结束,不确定因素仍然存在,但此次突发事件本身影响两国关系的大局的可能是有限的。可见,两国政府明白日中关系多么重要、长远。

问:在8月15日这个特殊日子登岛,日本人怎么看?

答:现在日本舆论处于前所未有的复杂状态,以往每年8月15日我们的五大报纸就谈“终战纪念日”,谈日本如何反思、回顾二战,谈日本是如何走向战败的。我们已经习惯了这种方式。

今年正好赶上奥运会,日韩足球队在争夺铜牌的比赛中,韩国选手举横幅说“独岛是韩国的”。今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可能跟奥运会整个民族情绪高涨有关,也和中国、韩国两国舆论在2012这个重要的时刻比较敏感有关。

现在这个时刻非常微妙,我相信整个日本人的心态也是前所未有的。以往日本舆论更多是针对当时的日本国策是怎么发生矛盾和失误的,现在更多是来自韩国、中国的压力。有些日本人甚至猜测,中韩是不是在很多事情上互相勾结给日本施压。

问:说到韩国,日韩独岛(日本称竹岛)争端和中日钓鱼岛(日本称尖阁诸岛)争端,两者相互有什么影响?

答:8月15日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日子。日本一些阁员参拜了靖国神社,此前又召回了驻韩国大使。我认为日本民众的情绪可能对韩国更激烈一点。因为毕竟是总统登岛——韩国总统李明博登上了韩国人说的独岛。他邀请日本天皇访韩,但要求天皇必须谢罪,在日本引起轩然大波。这个时候日本整个民族主义情绪肯定是暴涨的。

接着发生中国保钓人士登岛。走了韩国又来中国,日本国内陷入的混乱可想而知。现在日本右翼针对韩国的声音更大。但在日本国内,中国崛起带来的震动远远大于韩国总统登岛,后者更像一次突发事件。

李明博登岛,保钓人士也登岛,围绕竹岛(韩国称独岛)和尖阁诸岛(中国称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),日本面临的情况是不一样的。竹岛是被韩国实际控制的,日本是被控制的,日本对此主张“你们这是非法占领”。尖阁诸岛是由日本实际控制的,中国对此主张“你们这是非法占领”。竹岛和尖阁诸岛,日本的立场截然不同。跟韩国是被动的,跟中国是主动的。二者不能混为一谈。

本文编辑:吴铮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follow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.

Join 61 other followers

Categories

Archive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