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s: Japan-Asia-Pacifics

  1. Sayonara Ri Kouran, 別了, 李香蘭, さよなら李香蘭

    Leave a comment

    September 19, 2014 by Water Wisdom

    Advertisements

  2. 财新网: 李香兰,日本人身上的中国魂

    Leave a comment

    September 19, 2014 by Water Wisdom

    作为一名记者、社会活动家、政治家,李香兰在促进日本反省战争责任,促进慰安妇问题的解决上作出了重大贡献 资料图:李香兰(1920-2014)。 相关报道 靖国神社里没有英雄 日本人这回真的害怕了 http://caixinimg.adsame.com/dolphinfile/caixin/2014/09/5914_3.swf  张石|文 曾为老上海“七大歌后”中唯一的外籍歌星的女星李香兰(日本名山口淑子),于7日上午10点42分,因心力衰竭在东京自宅去世,享年94岁。 李香兰生前留下了丰富的艺术遗产,传世名曲《夜来香》正是由她在1944年首次演绎,加之《卖糖歌》《戒烟歌》《海燕》《恨不相逢未嫁时》《防空歌》《第二梦》等绕梁三日的歌曲,使她成为当时中华民国的走红歌手,与周璇、姚莉、白虹、白光、吴莺音、龚秋霞齐名的上海滩七大歌星。她也留下了很多电影作品,虽然有些是为日本侵略中国做宣传“国策作品”,但也不乏令人回味与感动的艺术杰作,而她的后半生作为一名记者、社会活动家、政治家在促进日本反省战争责任,促进慰安妇问题的解决上作出了重大贡献。 目前,日本政坛和保守媒体,正在因为日本《朝日新闻》在慰安妇问题上误报,掀起新一波狂热,试图彻底推翻河野谈话,在慰安妇问题上为日本“挽回名誉”,而回顾李香兰一生走过的道路,重温她对战争与慰安妇问题的见解,也许会给这种狂热的围攻一剂清醒剂。 语言与歌声是李香兰的中国乡愁 我在很小的时候,就常听母亲说起李香兰。母亲曾是李香兰生前任过职的“株式会社满洲映画协会”的打字员,她常在工作之余去拍摄棚看李香兰拍戏,对李香兰的演技赞不绝口,更倾倒于她一口地道的北京话和甜美的歌喉,在战后知道了李香兰是日本后人,母亲似乎惊讶了很久。 李香兰生在中国,长在中国,中国语也可以说是她的母语,其祖父山口博酷爱汉学,仰慕中国文化,父亲山口文雄也说着一口流利的汉语,曾在南满铁路株式会社就职。当时不能说汉语的日本人不能在该公司就职,山口文雄就在公司里的夜校担任中文教员,而幼小的李香兰经常被父亲带到教室里学习中文。1933年,她还被父亲的义兄弟、沈阳银行经理李际春将军收为义女,后来又成了天津市长潘毓桂的义女。 这些中国元素,在她一个日本人的身上,塑造了一个“中国魂”。1938年10月,18岁的李香兰在成名后第一次踏上日本的土地,当验过护照要下船时,却听到到海关官员对他:“你一个一等国的国民,却穿三等国的服装,不觉得羞耻吗?”李香兰回想起当时的情景说:“我的祖国的人们鄙视生我养我的我的母国,使我感到非常悲哀,从那时起,我开始讨厌日本。”(注1.李香兰《努力抚慰受伤的心灵》) 她曾在《自传》中写道,她在1936年,以一中国人的身份参加的一次抗日集会。当时每个人都表态“假如日本军侵入北京,诸位怎么办”?李不知怎样说好,她只好说“我,站在北京的城墙上”。接着,她写道:“我只能这样说。”双方的子弹“都能打中我、我可能第一个死去。我本能地想,这是我的最好的出路”。 2005,她回忆60年前在中国的事情时写道:60年前的夏天,我当时在那里生活的上海的报纸报道说:“李香兰将被枪决”,军事法庭的判决中写道:“一个中国人,演出亵渎中国的电影,支持日本的大陆政策,是对中国的背叛。”由于当时证明了我是日本人,对我没有执行死刑,而在战争结束40年以后,我再看那些我出演的“国策电影”,使我受到了沉重的打击,夜不能寐。那双亲被日本军人杀害的抗日少女,在受到日本男子殴打时,竟然对这个日本男子产生了爱情,这样的情节对于中国人来说,是多大的侮辱啊!(同上) 在她的《自传》中,每当提到去中国时,都会说“回中国”,提到回日本时,她都会说“去日本”,她对中国有一种母亲般的认同,中国语对她来说,是唤醒记忆中颤动在故乡无边的青纱帐中那闪亮的露珠的阳光,是曙色下袅袅萦绕在温暖东北茅草屋上的淡蓝色炊烟,一段北烟台方言淳厚的音节,像银纱般月光下的虫鸣中母亲略带嘶哑的摇篮曲,尤其当这种语言演演绎为美妙的歌声,从她纯美的歌喉中唱响的时候,更使她深深眷恋和认同了这块广袤的土地和淳朴、善良的人民,她说:中国是我母亲,日本是我的父亲。   李香兰的战争与慰安妇认识 抗战结束后,曾作为“株式会社满洲映画协会”主要演员的李香兰以“汉奸罪”被国民政府逮捕,在她的日本人身份确定后被释放。 1946年2月29日,李香兰回到日本,但她对中国充满了无限的乡愁和热爱之情,她说“日中不再战,我们同是黑发黑眼睛”。1972年中恢复邦交正常化,李香兰曾激动落泪道:“这是我一生最好的一天啊!”而最可贵的是战后她对日本的战争责任及慰安妇问题的清醒认识。 …
    Continue reading

  3. BBC: Chinese vs Japanese ambassadors on fight over some rocks (08Jan14)

    Leave a comment

    July 18, 2014 by Water Wisdom

  4. The History Of ‘Comfort Women’: A WWII Tragedy We Can’t Forget

    Leave a comment

    July 17, 2014 by Water Wisdom

    GET ARTS NEWSLETTERS: SUBSCRIBE FOLLOW: Chang-Jin Lee, Art News, Comfort Women, Comfort Women Japan, Comfort Women Wanted, Female Artists, Women In Art, Wood Street Galleries, World-War-Ii-Comfort-Women, Arts News The …
    Continue reading

  5. Japan, South Korea to discuss ‘comfort women’ almost 70 years after World War II

    Leave a comment

    July 17, 2014 by Water Wisdom

    By Paula Hancocks, CNN April 16, 2014 — Updated 1245 GMT (2045 HKT) Japan, S. Korea talk over ‘comfort women’ STORY HIGHLIGHTS …
    Continue reading

  6. Economist: Japan and the “comfort women” Looking for loopholes

    Leave a comment

    July 17, 2014 by Water Wisdom

    http://www.economist.com/news/asia/21605935-excuse-inexcusable-japan-again-resorts-obfuscation-looking-loopholes To excuse the inexcusable, Japan again resorts to obfuscation Jun 28th 2014 | TOKYO | From the print edition …
    Continue reading

  7. CNBC: Wounds of War for Japan, Korea Re-Open with Comfort Women Statue

    Leave a comment

    July 17, 2014 by Water Wisdom

    BY AMY LIEU http://www.nbcnews.com/news/asian-america/wounds-war-japan-korea-re-open-comfort-women-statue-n139481 GLENDALE, California – Every week, 44-year-old Phyllis Kim makes spends ten minutes visiting the Comfort Women statue …
    Continue reading

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follow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.

Join 61 other followers

Categories

Archives